如果大家忘记网址,请使用网址www.(01~50)dxj.com例如:01dxj.com02dxj.com03dxj.com等来访问本站,记住1到50大香蕉,就不会迷路!或者收藏→【永久地址发布页
公告: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!如果您觉得大香蕉好,记得告诉您的朋友!
郑重声明: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!请勿相信,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!(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.com)
如果大家忘记网址,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www.(01~50)dxj.com 例如: 01dxj.com 02dxj.com 03dxj.com 04dxj.com 来访问本站,记住1到50大香蕉,就不会迷路! ^_^
  • 女嘉宾背后的阴谋
  「非诚勿扰」女嘉宾背后的阴谋
  浴室内,水雾迷漫,温暖的热水淋在身上,擦满全身的香皂泡沫顺着流到地板,一种说不尽的舒畅涌遍全身。
  「好舒服,」我把喷水头关上,走到镜子前,伸手擦掉上面的白雾,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咧嘴一笑,整了整头发,拿了块浴巾,擦干身子,再披上睡袍,打开了浴室的门。
  刚一开门,就听到相隔几间房的主卧室里传来电视节目的声音,正是韩国少女组合「GiGi」的音乐,我心下一乐,「这个小妮子,又在看『非诚勿扰』啊」,想着,加快了脚步,来到了卧室门边。
  刚到门口,首先进入眼前的是一张砾大的西式睡床,洁白的丝绸床单整齐的铺垫整张床,却见一个少女斜靠在床头,散乱着长发,懒洋洋地看着对面的电视,只见她面如满月,眼似秋波,樱桃小口,绿柳蛮腰,半透明的丝毯盖在身上,娇嫩的肌肤若隐若现。
  我不由心下一荡,轻轻笑道:「琦琦,怎么又看这个呀,都看了这么多次了,你还真有点自恋啊。」「是啊,我天生丽质,有点自恋不行吗?」她眼角如丝,翻动一下娇躯,冲我笑了一眼,又把眼光扫向电视上。
  我顺着她的目光往电视上看去,原来现在正在播的是男嘉宾整个过程的最后一环,而电视中此时做为「心动女生」那位美女正是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位。
  只听到孟非说道:「若你坚持选择心动女生的话,有可能被拒绝,你一个人独自离开,旁边两个女生你可以顺利的带走一位,请做决定!」。
  那男嘉宾没有犹豫,说道:「我坚持选心动女生!」,看到这里,虽然早就知道这是一个月前已发生的事情了,但我还是对着床上的美女笑道:「真是自不量力,也不看看他能配上女神吗」,床上美女听我这么一说,嘴角上扬,可以看出内心很是得意,但也没回应我,继续注视着电视。
  这时,电视里的男嘉宾已表白完毕,孟非对着女孩说道:「请11号马琦做决定!」,只见她低头思索了一会,抬起头,脸上现出很感动又有所不舍的神色,说道:「对不起!……」。
  「啪」的一下,我向前把电视关掉,「干吗啊——小政,」本来斜躺着的马琦直起上身,嗔道:「人家看得好好的,还没放完,你怎么就关了,太霸道了吧」,虽然小嘴啫起,但满脸却是爱意。
  「别这么残忍了,」我边笑边朝她走去,「你现在拒绝了这么多男嘉宾,就别在家里还这么回味了,现在有我这么一个如意郎君,还看那些人做什么,」说着,我往床上一扑。
  「哎呀,」马琦一声娇呼,侧身躲过,我居然扑了一个空,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弹了两下,见侧在一旁的她好似要起身,我迅速侧朝着她,伸手一把捞住她的细腰,把她紧紧拉在我身前,她那柔若无骨的身子紧贴着,圆润上翘的屁股正对着我的阴茎,使得我的阴茎一下坚硬如铁,硬硬的顶着她那股沟。
  「不要,放开我,流氓啊,」她娇呼两声,做似挣扎起身,但其实她那两半美臀却往我阴茎上用力挤压。
  我心下笑着:「你这个小妖精,还蛮会装的吗,看你装得到何时」,接着两手从左右两侧绕过,抓住她的两个挺拔乳峰,手掌在上面左右轻轻转动,同时身子略微上起,在她耳边喷着热气轻声说道:「我是流氓,你现在是逃不掉了,」,接着对着她耳朵里吹了两口热气。
  这下,她可是忍受不住了,自己转过身子,柔软肥大的嫩乳压在我胸前,双手拢住我的腰,并挺着小腹向我的大鸡巴顶着,口里娇呼:「啊,好老公,臭流氓,我不知前世做了什么孽,被你个色鬼调戏了这么多年。」「我是臭流氓,你是小骚货,流氓与骚货,天生是一对,」我一边抚摸着她的嫩肉笑道:「没有我,能有今天的你吗?」马琦紧粘着我扭着身子娇声道:「你这坏蛋,得了便宜还卖乖,人家让你操了这么多年了,你还笑人家,」同时伸出白玉般的手解开我的睡衣,纤嫩的手指在我结实的胸肌上划动,轻声喃喃道:「好香,你今天用的是什么香皂,这么好闻」,同时凑到我脸颊边,用力的闻了几下。
  我笑道:「总之是你最喜欢的味道」。
  她微闭双眼,陶醉在芬香里,沉浸在回味中。
  看着她雾眼蒙胧,樱嘴喷香,桃面飞霞,我知道她已是情欲大开,猛地一下翻身跨在她身上,双手稍稍一扯,她那若隐若现的白色丝质睡袍就被拉开,一对玉乳凌空轻摇,粉红色的乳头如新鲜的草莓一般,让人垂涎欲滴,我俯身一口含住,舌尖在上轻轻打转。
  「啊……,老公,你好会吸啊,啊……,吸得我下面都流水了,为什么你亲我这里下面却流水呢?啊……」,我抬起头,看着她那如痴如醉的神情,笑道:「因为你骚啊,」接着我直起身,跨到她头顶上,怒冲的阴茎悬在她头上,她也知其意,扬起头,伸出香舌在我那两个蛋蛋上轻舔,我微闭双眼,感受着从那里传来的一阵阵电麻式的快感,这时她一口含住了我的整个龟头,对着我的鸡巴呑吐起来。
  我轻声哼了两声,说道:「你的口功越来越厉害了啊,老公我好爽,」接着我自己也主动前去运动,就向插阴道一样的抽动,直插得她口水从嘴角边流出。
  见时候差不多了,我把阴茎抽出,退后,把她双腿大大拉开,屁股悬空,对着她那早已泛滥成灾的蜜穴一插到底。
  「呜——」,马琦发出一声闷哼,双手象八爪鱼一般紧紧缠绕着我,隆起的阴部用力的迎接着我的撞击,「啊,啊,又插进来了,我好舒服啊,老公,你的鸡巴又大又粗,我真是好喜欢。」我先是用力插了几下,再慢慢抽动,时快时慢,时浅时深,直插得马琦她浪声连连,淫水直流,她娇声道:「啊……老公,你招数太厉害了,啊……你的功夫真是炉火纯青啊。」我淫淫笑道:「你不记得我练过『素女经』上的功法啊,十六字真经我可是融会贯通啊,」说着我一边抽动,一边缓缓口吐真经:「九浅一探,右三左三,摆若鳗行,进若蛭步」。
  「啊——!」马琦一声大叫,原来我刚刚用力深深地插入,这一下她可不能自制了,浑身颤抖,放声尖叫:「啊——快,快,我不行了,老公,快点插,我不行了,啊——!」我感受着她阴道强烈的收缩,夹得我鸡巴快活无比,一阵快感同时向我袭来,我长长缓舒一口气,忍住了射精,仍然坚硬无比的鸡巴继续泡在洪水滔天的阴道里。
  马琦大口喘气,面色绯红,无力地说道:「爽死我了,老公,你好厉害啊,」忽发觉我还没射精,硬硬地还在她的体内,惊道:「哎呀,你怎么还没射啊,」我用手轻摸她的脸颊,笑道:「这么美的女神,怎么能就射出了,我还要多享受你这具美肉的。」她把头一侧,面带娇羞,嗔道:「就你坏!」我见她现在体力正弱,也不马上抽插,伏在她身上,轻声问道:「你这半年上非诚勿扰,被人选了这么多期的心动女生,被你勾引的那几个功夫到底怎样,有接近老公我的吗?」马琦脸一红,娇声道:「你还说,若不是因为你的话,我会上这样的节目吗,害得人家在台上要拒绝选我的男嘉宾,台下又下偷偷的各他们联系,还要我勾引他们上床,每次同他们做的时候,我都恶心死了,你现在还好意思来问我,」,说着两眼泛红,似有泪珠在打转。
  我爱怜的吻着她的脸,轻声道:「好了,是老公我的不是,我向你陪罪好吗,我知道老婆你委屈了,你这样也是为了我两好,好了,别生气了,」我轻轻摇了摇她两下,在她耳边轻声笑道:「好了,笑一个吧,我的纳爱斯女神!」听我这么一唤,她迅速扭过头来,娇嗔道:「好啊,你还戏弄我,我在台上被那个恶心至极的臭男人羞辱,你还拿他的话来作弄我,你下去,走开,」说着,一阵粉拳捶在我胸上。
  我哈哈笑道:「你不是不知道你在『非诚勿扰』吧里,有多少粉丝称你为女神,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女神,你就做一回纳爱斯女神又有什么关系,谁叫你在有一期节目上说漏了嘴啊。」「我不和你说了,」她把头一扭,不再理我。
  我看着她似怒非怒,似喜非喜的神情,心中大动,挺着鸡巴在她阴道里又是一阵驰骋,她刚开始还强行压制自己,闭眼咬唇,但没几下就再也装不下了,朱唇微启,呼吸加重,轻声说道:「轻点啊,老公。」我「嘿嘿」笑道:「不装了啊,小浪货,」,同时加大抽动,她也不在矜持,热情的与我相拥,只听到「啪啪」交股之声响遍整个卧室。
  一个小时候,云散雨歇,我两都是精疲力竭,赤裸着相拥在眠,我轻声的问道:「要是我们能天天这样,可真是快活。」马琦柔声道:「我何曾不想,但是为了我两的长久,又不能天天如此尽欢」,我轻抚她的秀发道:「所以说有得必有失,为了得到所希望的东西,要失去一些也是必需的,」我食指拂到她眼角处,轻声说道:「你看,又有一条皱纹长出来了耶,」她一听,紧张得用手一摸,叫道:「真的吗?那起不是很难看。」我笑道:「干吗这么大惊小怪的,好象以前没遇到过一样。」她也不回话,只是用手轻轻抚摸那条几乎看不见的小小皱纹,轻叹了口气,低下头不说话。
  正在这时,床头传来「EndOfTheRoad」的音乐,正是马琦的手机响了,但见她好似没有接电话的迹象,我推了她一下说道:「怎么,手机响了也不接?」,她懒洋洋地说道:「不想接,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过来的。」我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,问道:「是那个林汉打来的?」她微微点了点头,说道:「他这几天打了好多电话给我了,总是想约我出去。」我笑道: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琦琦,你让他从台上牵手成功,却又一直不与他会面,人家可是两次为你上台啊,你的心好狠哦!」她「扑哧」笑道:「你又来笑我了,还不是你教我的,不冷落他几天,他怎么会甘心拜在我的石榴裙下。」我笑道:「不是你的石榴裙下吧,而是你的石榴穴下吧!」「你好坏,让自己老婆给人玩,还笑得出,」马琦娇笑着。
  我推了推她两下,说道:「好了,好了,快去接电话吧,若让他真的心灰意冷,那我们的计划可真要泡汤了。」「好吧,」她转过身,伸手拿起手机接通发出疲懒的声音:「喂,是谁啊?」,只听到手机里急切喜悦的男声:「是我林汉啊,琦琦,你现在在休息吗?」,马琦还是懒散的音调说道:「哦,是林汉啊,我刚才都睡下了,你有什么事吗?」,「哦,没别的事,嗯,只是想问问你,嗯……」,「我要睡觉了,没别的事明天再聊好吗?」,「哦,等一下,琦琦,嗯,明天有空吗?一起到香港迪斯尼去玩怎样?」,「这个……」,「我票都买好了,去玩吧,怎样?」,马琦手拿着手机,眼睛望着我,我朝她点了点头,她便继续用懒懒的声调说道:「好吧,明天上午再联系吧!」,「啊,真的,好啊,谢……」,「啪」的一下,她便把手机关掉了,「烦死了,总是说个不停,」,我笑道:「你烦,他还更烦呢,我估计他今晚是睡不着了。」「哼,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,千方百计低三下四,还不是为了想得到女人的身子,」说着转身背朝着我。
  我抱着她轻柔说道:「谁叫你这个纳爱斯女神的小穴这么吸引男人啊!」「你又说,」她一声娇叱,「不理你了,」,我哈哈笑了两声,抱着她柔软的身子沉沉睡去。
  第二日,天气晴朗,我与马琦穿戴得体,驾车来到迪斯尼,停好车后,向大门口走去。
  快到门口时,远远地看着一个斯斯文文的青年男子朝我们挥手示意,正是昨晚打电话的林汉,也是他把千万人心中的女神牵下「非诚勿扰」的舞台的。
  却见他急匆匆地跑来,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说道:「琦琦,你来了啊,走,进去吧」。
  马琦微微一笑道:「林先生,实在对不起,我来晚了,路上有点堵车」,接着用手示向我,介绍道:「这个是我表弟,阿政,他今天正好有空,所以陪我一起来玩玩,林先生不会见怪吧」,举止优雅之至。
  林汉脸上闪出一丝失望之情,但很快一逝而过,笑容一下浮现在脸上:「哪里,哪里,阿正是吧,你好,我叫林汉,是你表姐的朋友,」说着伸出手来。
  我同他握了一下手,笑道:「你好,林先生,我表姐这几天常提到你,今日一见,果然是温文尔雅,帅气逼人啊」,同时心里好笑:「琦琦,你这个小妮子,这次居然把我变成你表弟了,」一边微笑着斜视她。
  林汉可不知我心怎么想的,听我这么一说,很是高兴,对着马琦笑道:「是吗,琦琦,」,马琦没马上回他话,恨恨地望了我一眼,但很快脸上转笑,对着林汉说道:「走吧,我们进去吧」。
  「是,是,光顾着说话,我们快进去吧」,林汉急着说道。
  过山车,冲云霄等等刺激的项目我们都玩了个遍,不过每次我都紧随在马琦身边形影不离,林汉几次话中带话的想要我离开一会,但都被我婉言推脱了,他也无可奈何,又不能发作,只得在一旁变着花样讨好马琦,我也好似没见到一般,但见到马琦有几次都强忍着发笑。
  游玩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见天色渐晚,我们三个走出了乐园,来到停车场,林汉对着马琦说道:「琦琦,晚上一块儿吃饭吧,」说完,满怀期待的看着我们。
  「这……」,马琦正欲回答,我赶紧插话道:「不知道香港哪里的东西好吃啊?」「我知道,我知道,」林汉见我这么一说,忙说道:「这样,你们车停这里吧,都坐我的车,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吃的地方,」说着,眼巴巴地望着马琦,生怕她嘴里说出一个不字。
  「嗯,这个……」,马琦斜着头思索了一会,「好吧,阿政,我们就坐林先生的车去吧」。
  林汉大喜,急急忙忙带着我们来到他的奔驰车前,拉开前连门,意思很明白,是想要马琦坐前面,哪知马琦拉开后面的门,说道:「我习惯坐后面,」同时对着我说道:「阿政,同我一起坐后面吧。」我笑着对林汉道:「林先生,我表姐就是这样,你一人在前面专心开车,我想更安全些吧」,林汉只得尴尬的笑笑,说道:「这样,也好,请上车吧」。
  我与马琦并排坐在后椅,我坐在司机位后面,马琦在另一旁,这样林汉就不能从后视镜里观看到马琦。
  一路上,林汉还不停的寻找话题与马琦说话,马琦只是「嗯,啊」的随口应付,我见状,咳嗽一声说道:「林先生,你开车时还是请不要分心吧,等下吃饭时有的是时间聊。」林汉听我这么一说,果然不再多说,马琦冲我一笑。
  我见她这么一笑,觉得妩媚万分,想起昨晚时候和我在床上是如此放浪,今日一整天却在人前装得如此淑女,心想:「你这个小浪货,看我来几招。」想到这里,我稍稍移动屁股,靠近她,今日她在游玩时本来穿着牛仔裤,但上车前已换成了米色连衣长裙,里面穿的是黑色长筒丝袜,我偷偷地把手放在她屁股侧面,隔着裙裤轻轻抚摸她那结实圆润的臀肉。
  她见我摸着她,缩了一下腿,恨恨地望了我一眼,示意我住手,但此时,我哪肯放过,反而轻轻的掀起裙子一角,手伸入里面,更加放肆触摸,感受着那丝绸带来的光滑的感觉。
  马琦脸色微红,用手紧紧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继续滑动,一边用肯求的眼神注视着我,我见状,凑到她耳边,轻声说道:「让我摸摸你的骚屄一下,看有没有流水,不然我就一直摸下去。」她全身一颤,轻轻点了一下头,手也松开了一下,我就势摸到她的大腿根部,隔着丝袜,在她那微微隆起的馒头处上下划动,这一下,她更是难受,嘴角微微张开,扭曲着脸,发出细微的声音:「不要,别摸了。」,我手指感受那儿有淡淡的湿润,轻声笑道:「怎么,骚劲这么快就上来了啊。」她不住的摇头,咬紧嘴唇,轻轻说道:「老公,你忍耐一会儿,为了我们将来着想,别弄了好吗?」看着她含羞带怨的神情,我也觉得心满意足,也怕动作太大引起林汉的怀疑,便松开手,移开了点距离,但仍是色色的笑着看她,马琦不敢看我,转过头看着车窗外。
 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我们到了一家豪华食府,找了间不大的包厢,随便点了几个菜。
  边吃边聊间,林汉总是不停的同我们问东说西,而马琦一直保持着淑女风范,回答得体,恰到好处。
  到吃得差不多时,林汉忽然说道:「琦琦,我们到海边去看看夜景吧,晚上那里很漂亮的。」「这个,我平时都睡得很早的。」我知道,到这个时候该我出马了,笑着说道:「表姐,你看林先生这么有诚意,你就别扫他的兴了,你们玩一会儿,早点回就是了,我呢,也正要回去写个文案,先走了。」林汉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我,也不等马琦表态,忙说道:「这样很好,阿政,我先送你回去吧,你家在哪?」我站起身笑道:「不用了,林先生,我打的回去就可以了,你呢,就好好照顾我表姐就是了,」接着对马琦笑道:「表姐,你玩得开心点啊,」马琦瞪了我一眼,说道:「那好,你回去小心一点啊。」我朝她使了一个只有我两才明白的眼色,笑道:「放心吧,表姐,我会准备一切妥当的。」林汉奇怪的问道:「阿政,准备什么。」我笑道:「林先生,等你做了我表姐夫了,就会知道了。」马琦「倏」的脸色通红,轻喝道:「胡说什么,你还不快走。」我「呵呵」笑了两声,转身离开,却见林汉稀里糊涂的跟着傻笑。
  回到了家,我长吁一口气,心想到:「终于就快大功告成了,」接着走进书房,找出几个玻璃瓶,从里面各倒出一点液体放进一个空瓶,摇晃几下,携着它来到卧室,在床的上空喷洒了几下,一股淡淡的清香迷漫四周,我满意的笑了笑,拿起手机打了几个字「一切准备就绪」,按了发送后,关掉手机,来到靠墙的衣柜,拉开,径直走了进去,关上百叶门,透过百叶缝,正好可以直视整张大床,我深呼吸了一口,开始静静的等待。
  不到一个小时,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,我精神一振,侧耳细听。
  「琦琦,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家了啊,」这是林汉的声音。
  「我先就说过,我睡得很早的,」马琦温柔的语调飘过:「林先生,你也进来坐坐吧。」「可以吗?好的,好的,」听得出林汉的声音惊喜无比。
  只听到」嗝嗒「关门的声音,我心中暗想:「琦琦你这个小妖精,这次搞什么名堂,这么多事。」接着听到二人在客厅细细的交谈声,但声音都不大,听不太真切,我心中也有点焦急:「害得我躲在这个黑黑的衣柜里,你们怎么还不快进卧室里来。」正想着,听到马琦轻微的脚步声,我从门缝里看到她侧倚在卧室的门口,脸朝着外边,极富诱惑的声音从她嘴里发出:「林先生你真是个好人,」停了一会儿,又听见,「你,你,还愣着干吗,不过来吗?」一瞬间,只听到厚重的脚步声夹着沉重的喘息声,林汉猛着冲到马琦身边,一把抱住,急不可奈的在她脸上狂吻。
  马琦抑着头,发出轻微的娇喘,轻轻呼喊:「轻点,林先生,」话音未落,只见林汉一把横抱起马琦,一边亲吻,一边急急的走到床边。
  我心下暗笑:「这个姓林的,表面上看起来是斯斯文文的,暗地里也是个色中饿鬼。」只听见马琦娇滴滴的声音:「林先生,你温柔点,啊……」,又听到林汉呼吸沉重的声音:「琦琦,你真是太美了,」接着听到「簌簌」的衣服拨落的声音,同时又听到林汉说:「啊,好香,我从来没闻过么么清香的味道,好闻得真是难以置信。」我心下想到:「这种香味一般人怎么闻得到,一辈子能闻到两次的,除开我和琦琦外,还没有第三人。
  接着,我从门缝中仔细观看,见林汉背朝着我,后背和手肘不停耸动,可以看出他正在快速地脱马琦的衣服,我恨恨想着:「这个家伙,连我都没这么粗鲁对待过她,真不是个东西!」,就这时,林汉已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光了,我在里面只看得到他的屁股,软塌塌地肥肉往下堕,摇了摇头,轻叹道:「哎,好屄又给猪拱了。」见他们已发展到这一步,我不想继续再看,侧在衣柜壁里,闭目养神,渐渐地,女人「哎哎」的娇喘声,男人「嘿嘿」的低吼声,夹着「啪啪」的撞击声传入我耳中,听得我下面的鸡巴直直上挺,我苦笑着摸了摸,轻声道:「忍忍吧,过会儿就好了。」没过几分钟,声间突然停了,只有二人厚重的呼吸声,我忍不住,又趴在门边,从缝中偷看。
  却见二人已并排躺着,林汉带有愧意的声音:「对不起,琦琦,你太漂亮了,我一下就,」听到马琦轻淡的声音:「我,我还是第一次……」,「哎呀!」只见林汉猛地一下坐起,伸手一摸,惊叫道:「是血啊,琦琦,这,这是你第一次?」,只听到马琦「嘤嘤」的哭泣声,抽泣着道:「你,你居然这样问我,算了,我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都怪我一时糊涂,呜呜,你达到目的了,你走吧,」只见她侧过身子,肩不停的耸动。
  林汉忙也侧过身抱住她,声音温柔:「好了,别哭了,琦琦,是我的错了,对不起,象你这样的名门淑女,肯定是冰清玉洁,我林汉都是修了几辈子的福份才得来的,好了,别哭了。」听到马琦哽咽的声音:「我当时在非诚勿扰的台上拒绝了这么多好男人,而你肯为我两次登台,我见你是真的有诚心才跟你下来的,之后这段时间觉得你是真心的对我好,所以,我……」,后面的话语小到听不见。
  我暗笑:「哎,琦琦,你是太清高了,看不起奥斯卡,不然十座小金人都给你拿了。」这时,又听到床上发出「簌簌」之声,却见林汉又趴在了马琦身上,两人滚在一起不停的扭动,很快又听到马琦发出诱人的呻吟,见林汉双手撑在床上,下体在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,嘴里不停叫着:「琦琦,你的那真紧,太爽了」,我苦笑到:「色字头上一把刀,古人说的可真没错。」这次比上次稍微久一点,我也不想再看了,靠在壁边盘脚调息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一个轻佻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,这是马琦的声音,但是已没有了温柔娴淑的感觉,言语音调里充满了放浪:「来吧,再来啊,林先生,林哥哥,再来啊,阿汉,你老婆还想要啊……」,我笑了笑,知道最后的时刻要到了,站起身依旧从门缝中观看。
  只见马琦全身赤裸,坐在林汉的身上,淡淡的灯光打在她柔美娇嫩的肌肤上,如黑夜天空中皎洁的圆月散发朦胧的光晕般迷人,长长的秀发散乱的搭在肩上,似春风拂过的杨柳般清新动人,圆润高挺的双乳颤微微摇摆,鲜红精巧的小嘴似张似合,高翘雪白的屁股左摆右晃,这个场面真是诱人万分,扰人心智,连我这个对她再熟悉不过的人都强呑几下口水,阴茎翘得快贴到肚皮了,差一点控制不住冲了出去。
  但是,那林汉仰躺在床上,手也不动,脚也不移,发出重重的喘气声:「琦琦,你真是太迷人了,但是我,我实在没力气了,让我休息一下好吗?」只听到马琦娇声道:「不嘛,我还要嘛,谁叫你让我尝到了这世间最快乐的事情,我还要你嘛。」「我们都做了五次了,这一次我真的不行了,明天再来好吗?」「我不嘛」,只见马琦娇喘一起,伏卧娇躯,砾大柔软的乳房挤在林汉光光的胸上,小嘴在他脸上,耳边不停的亲吻。
  看得出林汉还是无法挡住诱惑,身体开始有所扭动,只见马琦稍稍起身,手抓着他那又已硬起的阳具,「哧」的一下,坐在林汉身上,二人的性器紧紧相连,马琦自己开始疯狂的扭动。
  「啊,啊,」马琦发出如痴如醉的的叫喊,摇着头,乌黑的长发随之飘飘而舞,双手捧着自己如白馒头的乳房,玉臀上下起伏,整个房间透露出一股妖媚、糜扉的气氛。
  「啊——呜——啊——!」马琦发出了长嘶,似哭嚎,似喜泪,又好似把平生的郁结长吁而出,听到这一声长鸣,我知道,时候到了。
  「呯」的一下,我推开了衣柜的门,走了出来,面带微笑地望着床上的二人。
  二人都被惊得不动,怔怔地保持原样好象时间停止了一般,但只不过一妙钟,二人同时大叫一声,身子都是先僵后软,我知道,他们都达到高潮了。
  林汉大惊失色地面对着我:「你,你,阿政,你怎么在这?」马琦长吸一口,从林汉身上下来,就这样一丝不掛的站在床边,面带笑容的看着我,没有一分羞涩,而是用责怪喜悦的表情冲我嗔道:「阿政,你这个坏家伙,这次居然躲在衣柜里偷看。」我正眼也不瞧林汉一眼,径直走到马琦身边,边走边非常自然地脱下全身衣服,不说一句话,捧着她的头,来了一个长长的深吻。
  停下后,我深情地望着她,柔声道:「辛苦你了,」马琦含着泪花,说道:「你知道就好,」说完,把头贴在我胸上。
  我侧过头望着还躺在床上的林汉,他正用无法相信的眼神望着我两,嘴唇动了动,但没发出声音,我笑了笑,对他说道:「别浪费力气了,林先生,你想问什么我都清楚,我会把你想了解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的。」「首先你现在心里一定也很明白,我肯定不是她的表弟了,我与她是互为爱人,是比夫妻更爱的爱人,」我轻轻地从马琦头上拨下一根头发,扶着让她坐下,自己则走到林汉躺着的这侧,把这根头发递到他眼前,说道:「这根头发你看出了有什么不同吗?」林汉用惊慌的眼神,看了看,流露出迷惘神色,我收回手,把头发竖在自己眼前,拇指与食指拧动着这根细细的长发,既是对林汉说,又是对自己叙述:「我知道你也看不出所以然,一般人怎么能知道其中的微妙了,你看,这根头发乌黑亮丽,但可惜它离不开本原。」望着林汉更是不安的眼光,我又把头发放在他眼前,说道:「这次应该看出来了吧,怎么,还没看出,你仔细从发根往上看去。」接着我看到了林汉眼神中的变化,先是迷惑,接着是惊讶,再就是恐惧,不是一般的恐惧,而是发自灵魂的一种恐惧,我笑了笑,说道:「你终于看出来了啊,」我也不再继续说,看着这根头发的变化,只见这根头发从下往上正缓缓的变白,就如同放鞭炮点燃的炮引一样,过了一会,我平躺手心,对着这已雪白的头发轻吹一口,它就如秋之落叶飘飘而下。
  「这,这是,是怎么……」,林汉脖子上青筋暴露,可见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挤出这句话来。
  我嘿嘿笑了两声,对他说道:「林先生,不要浪费你最后的力气了,我会慢慢把一切都说给你听的,」说着,转过头搂住马琦,抚摸了两下,示意她转过身,她知我其意,顺从的趴在床沿,手肘顶在床上做为支撑,收紧腹部,把高翘的美臀直直挺起,我微笑着走到她身后,用力一挺,把大大的阳具插入深堑之中。
  马琦全身一怔,很快发出娇喘动人的声音,「啊,老公,来吧,让我们溶为一体,啊……」,我上身也趴在马琦光滑的后背上,头与她的头上下并列,这样我二人四目都可以直视到林汉。
  见林汉已扭曲变形的脸宠,我下身抽动不停,一边对林汉笑道:「林先生,你知道我与琦琦有多大了吗?」看着他的嘴角动了两下,我接着说道:「你可能认为我两20多岁吧,确实,从外貌上看只有这么大,但是我们的真实年纪要在后面加3个0,怎么,不敢相信,无法相信?是的,你们这些凡人怎么都不会原意相信有这样的事的,可惜,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你们不愿相信就不存在,」。
  「啊,啊,」马琦又发出淫荡的浪叫:「老公,啊,你跟他,啊,啊,好爽,你刚才一下好猛好舒服啊,啊,你用心插啊,跟他说这么多干吗,啊,啊……」。
  我用手在马琦的乳头上捏了两下,说道:「这有什么关系,反正他也不会有机会说出去了,这么多年,我能跟一个不知道我们秘密的人说出来,心里要舒畅许多,」接着面朝林汉,继续说道:「我们为什么能活这么多年,我想现在你可能也有所明白了,只是不知道细节而已,我也不瞒你,我们是靠吸取普通人的生命来保持青春永注的,对,只能用性交方法来汲取,而且如果对方越是全身心的迷念,越是吸取得生命更多,而自琦琦参加」非诚勿扰「这个节目以来,只有你林汉对琦琦的投入是最深的,不象先前几个所谓为琦琦而来的男人,他们最长的也只为琦琦奉献了一年生命,」「哎呀,老公,你还提那些臭男人干吗,」马琦在我身下娇嗔道。
  我拍了一下她那极富弹性的屁股,笑道:「那些男人都是被你资料上显赫的家世所惑,真的象林先生这样的情种世间少有啊,」看着林汉悲愤变形的脸继续说道:「林先生,你今天的这个结局,也不能全怪我们,当时琦琦见你是个好人,一时心软拒绝了你,但想不到你居然为她第二次返场而来,这个也就让琦琦没了办法,还有,今晚是你挡不住琦琦的魅力,居然同她做了六次,一次十年,你为我们贡献了六十年的生命,真是让我两过意不去。」「哦,还有我差点忘记说了,你同琦琦做的第一次可以说那时的她算得上是处女,不过象我们活了这么久的人,这点小本事还是可以轻易达到的」。
  「啊,我,不,我」,忽然,林汉叫出声来,鼓着双眼,面目可怖,声厮力竭的发出声音:「你们这对恶魔,你们,你们不是人……」,我哈哈笑道:「我们当然不是人了,准确的来说不是凡人,我们已是仙人了,所谓的神仙眷侣就是我们这样的,」身下的马琦不停的「嗯,呀,哎」的乱叫,「老公呀,你怎么这么啰嗦啊,专心一点,快用力啊,啊,啊,我快不行了,快点!」感受着那潮湿软洞里的阵阵收缩,那白白的肥肥的屁股不住的摇晃,我也忍受不了了,两人一起大叫着达到了高潮,还伏在马琦柔嫩的身子上一齐瘫倒。
  半响,我才酥醒,看着马琦脸色潮红,被汗水浸透的鬓角,轻轻地亲了亲,她也悠悠醒来,半睁着眼,软语道:「亲爱的,我们又成功了,」,我亲了亲她,轻声说道:「是的,亲爱的,你这段时间辛苦了,」,猛的,我想起了林汉,抬头一看,见他双眼大大的睁开,无神的望着天花板,嘴唇张成O字型,脸上凝聚了愤怒、忧伤和不甘的神形,原来他早已死去多时。
 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:「色乃伤身之剑,果然说得不错,若是他不这么对你痴迷,也不会如此命短了,」我又看了看马琦娇美无比的俏脸,又笑了笑说道:「不过能品尝过你这个女神的小屄足足有六次,也是死得其所了,看我,还不是为了你这块仙人洞痴迷了两万年而不能自拨,」。
  马琦嗔视了我一眼,啐了我一声道:「坏死了,臭老公。」第二日清晨,回澳门的游轮上,一间双人豪华包厢里,我搂着衣着白色长裙的马琦轻声笑道:「你眼角那条细缝不见了耶,」她抿嘴笑而不语,直直地看着手中的报纸,我顺势往下看,见一栏上赫然写着一条快迅:「参加过大陆热门电视节目『非诚勿扰』的台湾富豪,林汉先生,昨晚在酒店突发心脏病死亡,……」。
  我笑道:「『非诚勿扰』这个节目真的好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人,让我们一人得到30年的生命值」。
  马琦笑道:「比以前不知节省了多少时间,就是不知道再过30年还有没有这个节目」,我触摸一下她小巧的鼻子,笑道:「就算没有了这个节目,肯定会有别的的方式取代的,没这节目之前这么多年,虽然要获取一个人真心是难点,但我们不也有别的办法,况且以后科技越发达,只会越便捷,你说是吧。」马琦微笑着不说话,侧过头倚在我肩上,看着她满脸洋溢着的幸福,我把视线转向窗外。
  一轮红日浮出海面,金色的阳光刺破了溥雾,新的一天又来到了!
警告:大香蕉含有成人内容!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。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!免责申明
[大香蕉,大香蕉网,久久热大香蕉,伊人在线大香蕉,大香蕉手机电影,大香蕉电影网 ,大香蕉官方网站] 版权所有 © 2010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

广告合作:gghz8888#163.com(将#修改成@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