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大家忘记网址,请使用网址www.(01~50)dxj.com例如:01dxj.com02dxj.com03dxj.com等来访问本站,记住1到50大香蕉,就不会迷路!或者收藏→【永久地址发布页
公告: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!如果您觉得大香蕉好,记得告诉您的朋友!
郑重声明: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!请勿相信,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!(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.com)
如果大家忘记网址,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www.(01~50)dxj.com 例如: 01dxj.com 02dxj.com 03dxj.com 04dxj.com 来访问本站,记住1到50大香蕉,就不会迷路! ^_^
  • 【晨曦骑士之大坏狼】【中】
熙德本来以为,在这个奇幻的世界,狼人事件也不至于给生活带来太大的波澜,所以每天照旧到林子里跑马,射箭,打野猪。可实际上,土着们对『恶魔』『神秘』这类事件的关注度远远超过熙德的想想,事件平息不到一周,附近由总督和大神官驻守的主城所派出的,一支正儿八经的审判骑士团小队就来到了女贵族的领地,虽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不过作为东道主不能让他们白跑一趟,由贵族夫人进行宴请,老骑士和熙德也受邀前去女领主的庄园参见,详述事件的经过并共进晚餐。
  熙德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官方力量,他以前并不大理解,女尊的文明社会怎么可能存在的,掌握武力的,毕竟是老骑士这样的男性不是么?不过见到那一队审判骑士,他大致是理解了。
  小队是由二十二名男性骑士,三名女神官和两名女骑士长官组成的。男性骑士的风格和老骑士差不多,硬邦邦的腱子肉外套上全副武装的铠甲,不苟言笑和杀人机器一样。而六名女官的装备就奇幻多了。女神官穿着是灰褐色的恋袜裤和长靴,带兜帽的白色丝绸长袍在胸口,腋下和背部留出大片的空白,风稍微大一点就能将丝袍下的胴体一览无遗,完全是情趣内衣级别的时装。至于女骑士们的风格就更大胆了,乍一眼看上去熙德还以为是比基尼,然后发现是铁制比基尼,除了靴子护膝,腕甲护臂之类的地方有较多金属,身体是几乎毫无遮掩的三点式。
  只在腰间,用皮带斜挂着一把刃宽不过半指的礼仪细剑,这样的装甲,绝无防护性能可言。
  然而真正令熙德瞩目的,却非女人们丰满的胸部和性感的双股,而是她们带在手边的一些闪烁着奇异光辉的部件,『神秘法器』类似于魔法物品的有趣玩意。
  从外形上可能是法典,武器,装甲,甚至耳环戒指。其功能也天差地别,但既然称得上『神秘』自然是足以引发一般人眼中『奇迹』的部件了。
  老骑士以前也和熙德提过,女人们较容易与这个世界各地的『神秘』共鸣,一些人甚至能引发『灾难』级的恐怖力量,因此最初被作为『神女』『魔女』而敬畏,随着帝国的建立,也就成了如今所谓的神秘贵族阶层。当然,有极少数偏感性的男子,或者堕落邪道的恶徒也能和『神秘』共鸣,而且大多数女性也都是平凡人。因此,凡是拥有这些天赋的女子,不是进入神官学院学习,就是成为皇帝的近卫骑士团。反倒是现今的贵族,没有继承祖先天赋的例子比比皆是。老骑士那个姘头,就是靠着奶奶的余萌在作威作福罢了。上次的狼人事件,理论上是作为守护一方的『神秘贵族』的责任,但贵族夫人哪有那个本事,所以才会找到老骑士的。
  宴会开始后,老骑士自然是作为拯救世界的英雄被女贵族和女官们簇拥到一起,而熙德照例,和男性骑士们一起喝酒。
  「你们真的捕捉了狼人?没有冒犯的意思,可是两个人?上次我们的百人团,死伤了三十人才抓住一只牛头人。」「是啊,甚至没有用重弩和锁链?连陷阱都没有?抱歉,可是凭借肉搏战胜堕落者这种事情我实在无法相信。」嘛,熙德倒是明白他们的意思了,「可是事件已经平息了不是么,你们没有看到狼人的尸首么?」骑士们对视了一眼,「所以那才是问题,我们并没有见到狼人的尸体。」「没有见到?」熙德诧异得想问老骑士,扭过头才发现他被女骑士和女神官滚圆雪白的胸部围在中间,可恶,大叔在这个世界这么吃香么!那么他也留点胡子好了!不过言归正传,「怎么会,那个狼女的尸体明明是封装了运送到附近城市的神殿了吧。」骑士们耸了耸肩,「嘛,其实,当地的神官拒绝向展示尸体呢,虽然审判骑士团从序列上是神殿的下属,不过我们也奇怪,既然事件解决的话不必再跑来一趟的,谁知道等了几天后,不仅维持原令,还加派了一名女神官,喏,就是那个穿的最多的。」确实是穿的最多的,熙德第一眼就注意到她了,这女人竟然没有露出脖子以下一点点的皮肤!而且还是和其他女神官一样的制服,只不过内里是黑白相间的紧身衣,和同僚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大陆修正前和修正后的区别!在这个几乎每个女人都是痴女的社会,实在太显眼了!
  「那是怎么回事?」看到那女神官一副生人莫近的冰山气息熙德就一阵难受。
  装逼啊?
  「没见过吧,那是戒律苦修派的,严格禁欲,秘法修为很恐怖的。」有见识过的说。
  「是憋久了火大吧。」熙德说,然后骑士们会心微笑,干了一杯。
  审判团的骑士们倒是很熙德谈得很来,毕竟骑士们都是侍从出生,得到前辈的保举,然后立下功勋,向贵族效忠得到册封的节奏。只不过审判团的效忠对象不是各级贵族乃至女皇,而是神殿的法皇教宗殿下。作为教宗殿下的直属武装,残酷镇压堕落的恶鬼。
  男人都是很单纯的动物,喝醉了就开始称兄道弟了。这群骑士在审判团也算不上最精锐,但已经颇有资历,经历过各地的异族战役,牛头人,巨人,食尸鬼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打过。和他们聊天就好像听玄幻小说的作家们吹牛,不过挺有趣的。
  虽然熙德刻意打听的狼人的情报,却收获很少,骑士们说,对于堕落者的情报大都掌握在神殿和贵族们手中,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奉命办事,这也是骑士们在这个女人的帝国的普遍命运,被呼来唤去的,还得送命。所以这次的狼人事件,虽然嘴上说不信,但骑士们都挺感谢熙德和老骑士的。因为堕落者实在太危险了,骑士们的故事中,再三强调的只有一点,只靠人类的力量是不可能和堕落者交手的。这也进一步加深了熙德脑海中『老骑士是终结者他爹』的印象。
  夜幕降临,酒会将近结束的时候,老骑士依然脱不了身,新来的骑士女官对他久经岁月蹉跎而屹立不倒的腹肌很感兴趣,看样子今晚要彻夜研究这老头的腰力了。熙德在心里为他默哀,不过转念一想一大把年纪了能死于花下也是件挺美妙的事情,于是就把他抛之脑后,和骑士们开怀畅饮。
  其实,要是条件允许的话,熙德也想借着酒力拖一个女仆之类的到角落里啪啪啪,可天知道这家的女仆怎么都这么难看的……恩!一阵冷风吹过脑门,突然有一个念头闪过熙德的脑海。然后醉意立刻醒了,犹豫了一下,熙德走到一个很面熟的端酒男仆身边,举起酒壶给自己杯子里倒满,张望着宴会上席的贵族们,用手肘捅了捅男仆,「喂。」「又怎么了,乡下小子。」男仆嘴唇丝毫不动得低语。
  「你们家的女佣,怎么这么丑啊。」熙德把手里的酒杯递给男仆。
  男仆看看没人注意,接过来喝了一口,「嗨,还不是小姐的臭脾气。」「小姐?」熙德的声音在颤抖。
  「恩,小姐自以为长的美貌,不喜欢看见比更她漂亮的女人在身边,好了好了,别再倒了。」男仆才喝了两杯脸就红了。
  「你家小姐呢,是哪一个?」熙德眯着眼睛问。
  「别找了,她不在。」男仆酒量不行,脸已经红了。
  「错过了宴会么,还真可惜啊。」熙德继续给他倒,「她有男人没。」「一个月前她就到城里去了,说是去冒险了,谁知道在哪个情人家,」男仆打着酒嗝,看看周围没人注意他们,才压低声音对熙德说,「你别学着你主人打贵族家小姐的主意了,这家看上去还挺富贵,其实已经没什么钱了,上次那行商人带来一大把珠宝,她们看了好久都没舍得买,请这么大一桌,纯粹在硬撑了。」有趣,突然之间所有东西都连接在一起了。熙德的目光落在女骑士长身边强颜欢笑的贵夫人身上,在这些年轻美貌的审判骑士和神官身边,反衬的她脸上的浓妆格外衰老丑陋。老骑士倒是很绅士的时不时和她说两句,但这种关注只让她显得更尴尬了。
  这个女人,还真是丑陋啊。
  熙德已经大致了解整件事的内情了,真正的狼人恐怕并不是老板娘的女儿,而是贵族小姐。
  毕竟,按照审判骑士的说法,狼人的尸体有问题。既然这个世界的审判骑士团铲除异端如此专业,绝对不会是搞错了来蹭一顿饭而已。况且,除了老骑士,他才是唯一的『亲眼目击狼人的证人』不是么,而且他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老板娘的女儿变身,见到的只是老骑士让他看到的『狼人伏诛』的现场罢了。
  早在看到猎人们伤口的时候他就奇怪了,那是贵族们装饰用的细刺剑造成的。
  佩剑可不是草叉弓弩,一般人根本搞不到,而上战场的骑士适用的普遍是双手重剑。所以杀死那些猎人的,八成就是这个作案时间和动机充足的贵族小姐。以她连女仆都受不了的嫉妒性格,恐怕小红帽是她唯一的同龄朋友,也是嫉妒的源泉,那么那女孩屡次经历悲惨遭遇却不死的情况就解释的通了,至于杀死的那几家仆从,可能是为了保密。如果这个贵族小姐,是因为和行商人交涉时,狼人血脉突然觉醒,为了保密或者泄恨杀死了所有人,而因为她母亲的这层关系在,老骑士一直从旁协助掩盖一切真相,那么所有事情就都顺理成章了。
  可这些只是熙德的推测,他没有丝毫证据,由于贵夫人事后的插手,尸体已经处理,连房子都重新开始盖了。以老骑士的性格,绝对不会留下疏漏。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的贵族小姐,自然有着充足的不在场证明。小红帽的证言本来是最有力的,可熙德猜的不错的话,她就算没被灭口,也该落到贵族小姐的手里,十有八九早被玩坏了。唯一可以提出质疑的只有酒吧女孩的尸体,可是,正如审判骑士所说,狼人的情报连他们都一知半解,又如何能作为证明呢?只要贵族小姐不犯傻,在这个当口变身杀人的话,骑士永远没有理由抓捕她。更何况,天知道她已经跑到哪里去了。
  还真是,被耍了一路啊。熙德看着老骑士的背影,苦笑着摇了摇头,说白了他直到现在才知道有贵族小姐这个人啊。而且真看不出来老骑士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。不,大概老骑士最初的打算也只是破坏现场替贵族小姐消灭证据而已,是熙德最初的推断害了老板娘和她的女儿,导致她们被当成替死鬼吧。
  想到这,熙德也实在没心情喝酒了,一个人走到花园里吹冷风,他本意上,不想和当初收留了自己的老骑士为敌的,不过这一次,老骑士做的实在过分了。
 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。
  「你就是那个侍从吧,听说捕杀狼人时你也在场,我有话要问你。」那个禁欲派的女神官从花坛旁走出来,和她一般明媚得月色下,女神官冷着脸盯着熙德,用一种看蟑螂的眼神。
  虽然可以理解你大概不把男人们看成蟑螂就无法坚持禁欲,可是被这么盯着的熙德不爽,「bitch。」「什么。」女神官皱眉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是啥好话。
  「我夸你呢,bitch,在我老家是有魅力很吸引人的意思。」熙德从上到下扫着女神官的身体,话又说回来,你想禁欲就穿得宽松一点嘛,这副紧身衣是啥意思?闷骚啊,都凸点了。
  「不用和我花言巧语,」女神官昂着头想俯视熙德,可是她发现算上自己的高跟鞋也还差侍从半个脑袋,只好作罢,「现在把整个击毙狼人的过程详细重述一遍,不许有丝毫的遗漏。」这个女人,大概是教廷上层真正指派处理此事的负责人吧,要不要试着向她告密呢?这念头在脑海中一转就被熙德否定,这样做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,反正知道了真凶,要为镇上死去的人复仇什么时候都可以。
  「……就这样,我赶到的时候老骑士已经把狼人的幼崽斩首了。」熙德可以看出女神官脸上的怀疑,这也是明摆着的,没有丝毫建设性的证言,从头到尾只有老骑士的故事罢了。
  「真的如此么,我并不相信你的话,太流畅了,和事前准备过一样。」女神官的视线咄咄逼人。
  那只是因为他推倒那个事件无数次啊,当然栩栩如生,熙德耸了耸肩,「你不相信,在下也无能为力。」「我有一个秘法知道你是不是在说真话,你愿意配合么。」女神官转着圈打量熙德。
  「配合当然可以。」秘法?熙德还真没见过秘法,虽然老骑士整天唠叨神秘神秘,可是从来没见他用过。大概他也是那种无法和神秘共鸣的凡人吧。
  「那么跟着我来吧。」于是女神官带熙德走向贵族庄园的僻静处,熙德盯着女神官被皮制紧身衣包裹的紧致臀肉,莫非这娘们真的是处女?
  「好了,就这里吧,」女神官转过身来,拖下白色外袍,「把你的裤子拖下来。」「……哈?」你不是禁欲派的么?
  「这是阅读记忆的秘法,」女神官一本正经得拉开胸部的拉链,一对极富张力的雪白肉乳像气球一样从紧身衣里弹了出来,「你可以理解为口交,不过品尝你的阳精,我就能知道你这些天的记忆。」太扯蛋了吧这!
  「你不愿意配合么?还是说有见不得人的东西。」女神官把皮革紧身衣褪到腰间,将棕色的长发收到肩后,在熙德面前跪了下来。
  干!送上门来的不干白不干!熙德啐了一口解开皮带,他对这个处女都一副『正面上我啊』的世界已经绝望了。
  「你的阳具,还挺长的。」女神官右手抓着熙德阴茎,左手手托着他的子孙袋。
  没办法,黄书男主角么,熙德耸耸肩,「我射精后,你就能看到我这些天的记忆?可是离事件有一周了吧?」「这当然视个人的秘法而定,我能看到一个月的,而且只有射精时的一瞬间,你喝了不少酒吧,待会儿能坚持的越久越好,别让我失望了。」女神官轻轻撸动按摩着熙德的男根,抬头白了熙德一眼。
  熙德表示被电到了,被刚才还拿他当蟑螂看,现在就『你射的久一点』的女人电到了,这他妈莫非是反差萌?
  「丝莫伊那,兰德尔,布林吉尔格……」神官开始喃喃自语,熙德看到这女人在他的龟头上方一寸的地方伸出舌头,一边念着奇怪的咒文,一边把成股的唾液低在熙德龟头的马眼上,握着阴茎的手不断揉搓着,让唾液流进尿道。这感觉非常的奇妙,熙德也不知道如何形容,反正挺温暖的,相比之下是被左手抓着的睾丸刺激更大,这女人不断用指甲画着圈,好像是在写什么咒文。
  这真他妈的是秘法么,第一次见到秘法就是一个紧身衣的美女对自己的小伙伴施法,熙德觉得他穿越后的经历简直太他妈奇葩了,说出去都没人信。
  熙德低头看着女神官柔顺的波浪发和白皙光洁的背部,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肩头,然后顺着光滑的皮肤捏住她的弹力十足的乳房。
  女神官的乳房被握住的时候,身体明显抖了一下,还不自然的摆动胳膊想把熙德推开,但熙德看出她好像真的没办法停止现在的施法动作,胆子立刻就大了。
  于是双手握住女神官的乳房,捏着她的乳头开始挤玩起来。女神官的乳房保养得相当好,坚挺又富弹力,果然处女和公交车的质量是不同的,单看粉红的乳晕熙德就兴致勃勃,可惜这个体位不能好好吮两口,只能挤挤捏捏过过手瘾了。
  女神官大约唱了五分钟的咒文才进入正题,用舌苔裹住熙德的龟头开始舔舐起来,天知道她口腔里怎么产生这么多的唾液,熙德简直感觉是插进一包热水袋里了,听着女神官埋头在自己胯间发出吸溜吸溜刺溜的咀嚼声,熙德的头皮都麻了,哪有这么口交的,根本没有抽插的动作,只是一位得吸舔,他都能感觉女神官的口水多到顺着自己的大腿淌下来了。虽然确实异常之爽,不过略诡异啊。而最要命的是女神官的左手越抓越紧,而且越来越烫,熙德觉得他的睾丸都要被捏爆了。整个下身都沉醉在异样诡异的快感里,极有女人柔软口腔带来的摩擦,也有女人牙齿和指甲上带来的痛觉的刺激,真的不得了,熙德早已经到射精的边缘了,却不知为什么没有爆发出来的感觉。
  「喂,我说,可以了吧?」毕竟涉及小伙伴,熙德也有点担心。
  可是女神官毫不在意侍从的感受,依然大口戏弄舔食着熙德的肉棒,最初还是在吸他的龟头,现在已经把大部分阳具含进口腔里,进入深喉的步骤了,有几次熙德都感觉到是插到神官的喉底了,为了抑制呕吐的冲动神官的身体都颤抖了,不过这个咒文还是坚持了下来,熙德的阳具一直被她『吃』到了嗓子里,逼得熙德不得不一条腿跨过女神官的肩膀,算是『坐』在她丰满柔软的乳肉上才能维持平衡。熙德低头就看见喉咙都被插得明显凸起的女神官痛苦得昂着头,眼泪鼻涕都溢了出来,嗓子里发出咯咯得声音。
  熙德抓住女神官后脑的头发,生怕把她给噎死了,总算,几乎翻白眼失神的女神官坚持住没有昏厥,眨眼示意熙德后松开了左手。这个瞬间,几乎是刚才一百万倍的刺激感从下身爆发出来。
  「卧槽!这,这就是秘术!靠!」熙德猛得揪住女神官的长发,在她喉咙里射精了。
  「呜呜呜!!」女神官双手死死抓住熙德的大腿,扭动着身体拼命挣扎着,整整三十秒里,阳精如喷泉般注入女神官的胃袋,又没过她的食道从嗓子眼里溢出来,女神官痛苦得面孔都扭曲了,指甲在熙德大腿上拉出十道血痕,连指甲都挖断了两片镶在肌肉里,可是侍从并没有因此而停止,双手抓住女神官的头发,腰部抽动起来,第二次,第三次,一直到第四次才将阳具从女神官嘴里拔出来,把精液喷到女神官的脸上。
  总算可以自由呼吸的女神官『噗啊』一声喷出大量浓稠的精浆,跪到在地上呕吐起来,她全身都沾满的精液,都是刚才修罗场一般的射精时溢出来的。
  熙德扶着腰喘着粗气,差一点,差一点他都以为自己要脱精而亡了。当他再扭头看女神官时,发现这女的一瞬间已经摆脱了痛苦,进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平静状态,她跪坐在地上抬着头,吐着舌头张着嘴含着一大泡浓精,瞳孔丧失了焦距,不知道是望着虚空中什么地方,这个表情诡异得好像是在微笑一样。
  是秘术发动?还是被玩坏了?熙德看着女神官蛤蟆似得张着嘴的动作,突然一阵尿意,恶念一起,直接对着女神官尿起来,看着一个冷面御姐被自己的精液和尿液涂满,熙德身为雄性的占有欲和征服感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  过了约莫有五分钟,女神官才从那种升天般的出神状态回复,然后立刻就吐了,也不知道是秘术还是吞精消耗了她的体力,吐完后女神官手下一滑,一头栽倒在自己呕吐出的浓稠精液里,整个赤裸的前胸一片狼藉。
  「干嘛,不是你要久一点么。」熙德靠着花坛坐下,欣赏着女人看向自己的恶毒的眼神。这时候要是能有一根烟,那真他妈的没治了。
  然后熙德看到匍匐的女神官翘起的圆润紧致的臀部,她一直没有把下半身的皮革紧身衣脱掉,精液和尿液只流淌到她的腰间,不过熙德看到她下体双股之间的布料明显深了一大片,估计早已经湿透了,一想反正有便宜不占王八蛋,于是他一把抓住女神官胯间的臀肉,狠狠揉搓了两把。
  「啊!啊……啊!」女神官抬头尖叫,不过她嗓子被插得太久都叫不出声,看上去只是吐着舌头在呻吟。
  「是啊,我爽透了得让你爽一爽是不是?」熙德一副善解人衣的猥琐表情,把女神官的紧身衣一把剥了下来,一直褪到小腿上。
  「哟!失禁了啊。」熙德邪笑着,欣赏着女人大腿间晶莹的黏液,扒开女神官的臀肉,熙德欣赏着女人的蜜壶,处女的新鲜粉嫩,棕黄色的细毛一看就经过修理,如熟透的桃子般浸润饱满,凸起的阴蒂略一擦碰,都能把女人电得一阵抽搐,名器啊!
  「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女神官露出了惶恐哀求的神色,拼命想扭过身,可是她被熙德按着根本动不了。
  「不要停是不是,我明白,等我缓一缓就硬了,保证让你快活似神仙啊。」熙德笑得露出白牙,把阳具顶在女人的大阴唇上,用她的臀肉和大腿肉夹着反复摩擦,很快又硬了起来。
  「求你……不要……」女神官感觉到男人勃起的阳具,已经哭出来了,「我会死的……会死的……」「是哦,一定要干你到欲仙欲死啊,妈的刚才快把我蛋给捏爆了,怎么能不好好修理你呢!恩!恩!」熙德狠狠拍着女神官的屁股蛋,好手感啊,哈哈,他妈的好手感!
  「求你……不要……会死的……」女神官看样子快昏厥了。
  「前戏我很满意,那么正式开战吧,哈哈!」熙德挺起腰准备一插到底。
  「我要是你就不会那么做。」老骑士在他身边说。
  「干!!」熙德提着裤子从女神官花白的屁股上跳起来,头发都倒炸起来了,「要死啊!」「会……会死的……」女神官喃吟着,陷入昏迷。
  老骑士扫视了一眼这片狼藉,才面对整理好衣冠,怒气冲冲的熙德,平静得解释,「她不是在叫床,戒律派的人性交会死的,这是一种秘术。」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不错,老骑士用脚尖一掀把女神官推到仰面朝天躺着,然后熙德就看见在她的小腹,大约子宫的位置,纹章一个红色的魔法阵。
  老骑士面无表情得盯着那个魔法阵,好像性感惹火的女体完全不在他眼中一般,「交配的话,你们两都会炸得和碎肉一样。」熙德当然不会说我不信我要试试,老骑士从来没有也不会对他说谎。这种好像面对父亲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,现在这场景就更尴尬得难以忍受。
  「聊两句。」老骑士直视熙德的眼睛,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  熙德点点头,他这才注意到老骑士全副戎装,一副要上战场拼命的样子,话说你是怎么从温柔乡里逃出来的啊!
  「那么,讲个故事吧,一个狼人的故事。」月色下,老骑士脸上的鬃毛散发着银白的光芒。
  故事很简单,有这么个狼人,从出生就是了,天知道是哪一代祖先堕落,异端的种子就复苏在狼人身上,不过狼人并不介意,他是个士兵,在战场上觉醒,狼人的血统反而救了他一命,不过从此以后他也不能出现在帝国沐浴着教廷神恩的土地上了,谁都知道教廷和审判庭会把一切堕落者统统处死,斩草除根绝不留情。好在狼人运气不坏,回乡之后,年青时的邻居收留了他,所以他没有像癞皮狗一样沦落街头,这总是份恩情,而狼人最重恩情了,于是狼人默默守护着邻居的家族,直到有一天,邻居家一个新成员诞生了,是个女儿。虽然邻居夫人自己都不清楚女儿的生父是谁,也不怎么在意,老年得子总是宠得如掌上明珠。但狼人很在意,亲近秘法的血统才能繁衍,所以这些年狼人一直关注女孩的成长,他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。女孩是他的种,一个狼女。
  事情的起因于一个拜访邻居的外来商人,他带来的首饰里,有一些神秘法器,女孩私下拜访了商人,然后突然觉醒了。为了避免身份暴露,她仓促处理了行商人的尸体,并躲在林子里的宿营地,委托附近镇上几个为家族工作的仆从定期带食物和水补给。可是觉醒期的狼人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变身的,尤其到了满月的晚上就纯粹是可怕的怪物。一次意外游荡到镇子的边缘咬死守夜人之后,镇上果然派出了猎人们,女孩立刻被发现了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使情况急剧走向了失控。
  那些猎人发现了变身后裸体倒在营地里的女孩,干脆得把她轮了。本来这个世界,女人的节操半毛钱都不值,但也有一些人会更加病态反常,熙德艹到人仰马翻的戒律派神官也是一种,不过这个女孩是真正精神上的蕾丝边,她并不是嫉妒漂亮的女仆,她是无法接受自己会喜欢上漂亮的女人,所以百般压抑自己的感情,而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几个腿毛大叔给轮了时,就彻底崩坏了。
  带着恶意杀人碎尸,那么她就不再只是遗传上的狼人,而是真正的堕落者了。
  她无法恢复人形,纯粹受恶意和感情支配,由于误解是那些仆从出卖自己的位置,她杀了那些仆从全家作为报复,但是对仆从家的女儿,她却下不了手,大概是因为这女孩那么漂亮,是她羡慕的,爱慕的,向往的一切,又或者她看着这女孩,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倒影,又或者的或者这个女孩是她唯一的朋友,总之,她在沸腾的杀意中清醒过来,可大错已经铸成,于是她跑了,跑回去找妈妈。
  女人听说女儿的作为之后,就知道她死定了,审判庭里都是些以追杀拷打非人为乐,另堕落者都恐怖的人,一个杀人的狼女?死定了。理智告诉女人应该立刻让她的女儿逃跑,在审判庭到来之前逃得远远的,可是不行,她的女儿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。而审判庭不捉到犯案的狼人不会罢手的。那么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,真的让审判庭捉到一个狼人。
  狼人知道女人的要求后,没有拒绝。他当然知道那要求意味着什么,可狼人活的够久的了,更何况,有多少父亲,有机会豁出命拯救自己的女儿呢?
  所以到小镇的第一个夜里,狼人就造访了所有现场,留下了自己的脚印和爪痕,这一切本来不该牵扯更多的无辜,可是狼人没想到,狼女又出现了,她想在临走之前看看小红帽。然后事情就出现了破绽,第二天,狼人趁着伙伴进林子调查,向居民确认口供,很多人报告说昨夜见到了狼人的踪影,当然,这是特意留下的证据,但还有更多,是目击了狼女体型。
  口供的破绽是致命的,根本没有篡改的时机了,而这个时候狼女再次出现了,她想带小红帽一起走,老板娘一家的惊叫吸引了更多人,狼人别无选择,他决定演一场戏。这样就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补救,而不用立刻杀死全镇的人掩盖一切了。
  这就是真相了。
  「你看上去不怎么意外?」月色下老骑士的狼人化已经完全完成了,他本来就和终结者似的大块头又涨大了一圈,套着重甲格外威风霸气,獠牙利爪刚毛和幽绿的眼睛。这种颇具视觉冲击力的表白是最具说明力的,根本不容置喙。
  「意外什么?你不是人这点么?那我多少已经有点心理准备了。」熙德耸耸肩,谁家正常老头还挺着胸肌穿着重甲扛着大剑到处跑啊!你他妈别逗我了!
  「不过这些事情,为什么现在告诉我呢?」
  「伪造狼女的尸体只是拖延时间的把戏,我这个狼人不真正现身并死亡事情不会结束的,拖的越久破绽越多,如果我估计的不错,大概上周送出尸体并安排小姐逃跑的时候,夫人已经向审判庭的人做第二次异端讨伐申请了,没猜错的话,这次连你也被说成我的同党,未觉醒的狼人之类的保证斩草除根,恐怕正儿八经的审判骑士团今天凌晨就会抵达,从王都下派的专员,可不是里面那群几杯酒就灌醉的菜鸟可比的,」老骑士或者说老狼人平静得说,「这件事你被牵连这么深,恐怕连洗白的机会都没有了,我想你至少有权知道真相。」「艹!」熙德简明扼要得表达了自己的感情,「我现在斩了你有没有机会将功赎罪啊!」出乎熙德预料,老骑士想了想竟然咧嘴笑了,「是啊,这样倒可以救你一命。」「你想干嘛?」熙德被施瓦辛格他爹笑的毛骨悚然。
  「我们一起去杀了那群王都的审判者,然后回来,你在这群菜鸟眼前砍下我的脑袋,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身上,这样的功劳,足够救你一命。说不定会有贵族因此赏识你封你骑士也不一定,」老骑士平静得翘起大拇指,「我死了以后,记得照顾我的马。」这就是晨曦骑士熙德最初立下的功勋,讨伐大坏狼的真相,当然史书里不是这么讲的。
警告:大香蕉含有成人内容!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。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!免责申明
[大香蕉,大香蕉网,久久热大香蕉,伊人在线大香蕉,大香蕉手机电影,大香蕉电影网 ,大香蕉官方网站] 版权所有 © 2010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

广告合作:gghz8888#163.com(将#修改成@)